廊下农业模式

录入:admin  www.cjaaa.cn   2009-3-13  人气:2778

 
 
《 廊下农业模式
                         ——“小农经济体制”下的“规模农业”模式
 
 
 
引  言
 
    我国现行的农业体制是个体的,就是通常所说的“小农经济”体制。理论界认为,这种体制与“规模农业”是对立的,不但是农业现代化的障碍,也是当前农民难以增收的根源。
50年前,毛泽东创造了“人民公社”,尝试通过“劳动的集体化”去实现“农业的规模化”。由于当时不是市场经济体制,规模化的经营优势体现不出,更糟糕的是,分配上的“大锅饭”决定了农民不可能像对待“家务”劳动那样对待“社会”劳动,最终使“人民公社”的美好幻想因为劳动效率的极端低下而破灭。1978年,中国农业被迫以“家庭联产承包”的形式再度回到“小农经济体制”,至今已近30年。
由于“大农业”始终在“小作坊”的状态下运行,导致“三农”矛盾日益尖锐。尤其是,农民增收、农业现代化、改变农村落后面貌这些都离不开农业的规模化。而另一方面,由于耕地使用权已经事实上“私有化”到户,意味着大量集中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去搞“规模化”已经不现实。所以,探索“小农经济体制”框架下实现“规模农业”,是有积极意义的。
“集约化规模农业模式”就是一种对小农经济体制下实施“规模农业”的探索。她试图通过“集约化”模式解决“小农经济体制下规模农业”的难题。
 
一、个体农业阻碍农民收入提高而且限制农业现代化的发展
二、农业的“规模”有不同形式,最重要的是生产方式的规模
三、“专业分工、社会化大生产”才是“规模农业”的灵魂
四、《集约化规模农业》的最大特点是能大幅度提高农民收入
五、《集约化规模农业》的资金平衡靠的是向社会提供好产品
六、《集约化规模农业》不是“订单农业”模式
 
 
 
一、 个体农业阻碍农民收入提高而且限制农业现代化的发展
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个体种植存在“种植成本高、销售收入低”的问题。首先,农民要用零售价才能购买到生产资料和原材料。仅此一项,“个体农业”就比“规模农业”的成本要增加20%以上。而农民种植农产品(尤其粮食)的利润还很难达到20%。另一方面,农民要用批发价才能售出产品。这是因为个体种植的规模太小,农民只能通过中间商出售产品。而农产品出售给中间商的价格又往往比零售价低50%以上!所以,和规模农业的“低进高出”相比,个体农业的特征是“高进低出”。正是这个“一进一出”,限制了农民收入的提高。
2、个体农业阻碍新技术推广,也制约了农民收入的提高。比如,农民生产无公害和绿色农产品的收入本可以比种植普通农产品高很多,可是这无法在个体的、小规模的生产中推广。因为农民即使能够种出绿色产品,也得不到社会认可,因为个体种植的产量太少,送检产品的成本高过种植产品的成本。
3、个体农业阻碍新品种推广。推广新品种首先要遇到培训问题,由于中国有几亿个体农民,这就使得每推广一个新品种就涉及到要对上亿农民进行培训,这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由于中国人均耕地面积太小(才一亩多),新产品所能增加的效益对农民而言往往无足轻重。比如,改种粮食高产的品种能使亩产增加10%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可是农民决不可能为几十元的“增产”去冒险种自己没有种过的品种(风险是得益的10倍)。比如,中国早就研究出了高产的“超级稻”,至今得不到大面积推广就与此有关。对优质农产品也存在相同的问题:虽然优质农产品的市场销售价格也很高(比如口感好的大米比普通大米的价格可以高几倍),可是个体农民无法搞,因为个体经营的规模小,没人来收购,农民自己去销售会连运费成本都收不回来。
所以,个体农业既阻碍农民收入的提高,也限制了农业现代化的发展。要解决这些问题,农业只有走规模化道路。
 
 
二、农业的“规模”有不同形式,最重要地是生产方式的规模
1949年以来,中国的农业经历了很多种“规模”的形式,有“人民公社”、“国营农场”和现在的“土地流转”。
“人民公社”式的“规模”,强调的是“人”。政府“组织”农民从“为自己”耕种转变成“为集体”耕种。结果,虽然“人”规模了,可是农民非但不能像对待家务劳动那样对待社会劳动,甚至还消极怠工,最终害惨了“人民公社”。比如,在人民公社之前,农民一天能插秧一亩地,可是到了人民公社,连半亩地都干不完。
“国营农场”的情况和“人民公社”差不多,不同的只是因为是国家投资,使得国营农场在资金上和设备上比人民公社有优势,可是这些“优势”最终因为设备的使用效率低下(每年只能有一个月可以用设备)而被抵消。
现在,我们又转而强调“地”的“规模”。不少地方通过有偿手段大量集中土地,以为土地面积大了农业就规模了。最典型的莫过于“土地流转”。可结果是,土地的面积虽然大了,但人民公社的老问题又出现了:雇佣的农民出工不出力,低下的效率和效益,还是让这种规模难以维系。
2004年我在上海金山的廊下镇租了500亩地种粮食,就亲身经历了不少这样的“人民公社”式的障碍:
1、播种。我雇农民洒种,他们为了图快,结果不够均匀,严重影响质量。
2、锄草。本来我可以用锄草剂,仅仅觉得一些老农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让他们拔,也好让他们多点收入。可他们不好好拔,你看着他们挺辛苦,但没隔几个天,草就又长了出来了。原来,他们没连根拔,把草根还留在土里,为的是可以让他们多拔几次。
3、施肥和打药。农民偷工减料,把剩下的肥料用到了自己的地里。
所以,农业的规模显然不只是“人”的规模和“地”的规模;几十年来,无论是“人民公社”还是“国营农场”,“人”和“地”都很规模,结果没一个好过现在个体的小农经济模式。纠其根本原因,是这些规模忽视了“生产方式规模”这个最重要的方面。
现在我们所谓的“规模”农业,“生产方式”多数还是“小农”的,共同特点是什么都自己搞:自己播种、施肥、打药、收割。自己养着一大批农民,一大批机械,与现在个体农民的生产方式没什么不同,仅仅是规模有所放大,是“放大的小农生产模式”。
由于农业与工业的最大不同是它的生产有季节性,决定了农业机械一年的使用时间不会超过1个月,农民一年也干不了1个月的活。因此,只要是自己购置机械,自己干活,生产效力必然很低。
美国的农业生产方式是很值得我们思考的。在美国,一个有几万亩地的农场只有几个管理人员。播种、施肥、灭虫的时候,打个电话飞机就来帮他们做了,收割的时候打个电话就会有收割机来割稻直到烘干装袋送进仓库。他们根本不会去自己养收割机,自己开飞机。因为市场经济体制下的“专业分工社会化大生产”模式能给他们提供成本更低,质量更好的收割和播洒服务。
其实我们很多领导出国考察,眼睛总是盯着人家的生产技术、生产设备、生产过程,很少有去注意生产方式、生产关系的。其实,我们在农业技术方面包括农业机械方面并不落后,我们的耕地面积还不到美国的一半,可是粮食产量却超过美国,说明我们的粮食种植水平并不低。我们落后在“生产方式”上。在市场经济体制下,“规模农业”最重要地是“生产方式”的规模,即:“专业分工、社会化大生产”。这才是规模农业的灵魂。
 
 
三、“专业分工、社会化大生产”是“规模农业”的灵魂
接触过大工业的人都知道,即使世界最大的汽车厂,都不会自己去生产轮胎。因为轮胎的成本和质量都取决于产量。专业轮胎厂由于给不止一家汽车厂生产轮胎,所以轮胎销量大产量大,因此成本低,质量好。这就是“专业分工”的理念。所以,国外大多数汽车厂不仅连轮胎,甚至发动机、保险杠、反光镜这样的零件都是通过招标,向专业工厂订购,不仅将这些部件的研发资金成本和风险转嫁出去,而且这些厂更专业,因而质量更好,风险更小,更重要地是,价格更低。
长期以来,我们的《解放》和《东风》汽车厂竞争不过国外的汽车厂,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什么都自己做,甚至连发动机这么专业的东西也是自己研发。投资巨大的发动机研发成本,分摊在自己生产的数量有限的那几辆车里,是很难竞争过对手的。
中国农业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商品经济原则没有在农业立足,农业从本质上讲也还是计划经济(价格、播种面积都是国家说了算),导致农业生产到现在没能形成有规模的专业“收割公司”、“播种公司”、“施肥公司”(只有农机个体户或者政府的公司),因此就难以存在市场竞争,价格成本就高。虽然,现在上海各镇都有政府的“农机服务队”,可是因为只对本地服务,而且搞地域垄断,所以使用效率低(也是每年只能用一个月),成本高,农民用不起。
以水稻联合收割机为例,上海各镇政府的“农机服务队”的收割机,一年的使用时间不超过1个月,因此全年的机械折旧费全部要分摊到这一个月的工作中。按照30万一台,5年折旧计算,每年分摊的费用是6万,按照年使用30天计算,平均每天的机械折旧费就要2000元。而机械每天能够收割的地平均只有30亩,因此收割每亩地仅仅机械折旧就要超过60元!如果再加上柴油、人工、故障、维修、下雨等因素,每亩收割的费用100元都不止。可是现在农村人工收割的费用还不足30元/亩。这样的话,机械化还有什么意义?如果,农业真正引入市场机制,这些“农机服务队”不是政府的而是企业的,他们就会不仅仅在本地收割,就会利用农作物成熟期不同的特点,从黑龙江开始,一直作业到海南,一年作业的时间就不会是一个月而至少是10个月,不仅机械折旧成本大大降低,连人工、维护等费用都会大大降低。事实上,现在上海廊下镇那些苏北来的农机专业户的收割费用就只有35元/亩,大大低于廊下政府农机服务队的收费(65元/亩)。但是,由于受到政府在供油上的限制(每次只给他们加20升),所以政府的农机队还能承揽到业务。可是最终这种做法是坑害当地农民,迫使他们只能使用价高质次的服务。所以,农机作业要打破“服务”的观念,引入竞争。如果我们的大农场不是自己搞农机队,而是向市场招标农机作业,那么作业质量一定会比自己搞要好得多,作业成本从理论上讲应该只有过去的十分之一。我们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有人担心农民适应不了市场化的“专业分工”,其实这是多余的。“央视”不久前就报道过,现在农民连造“假酒”都在搞“专业分工”,使成本和风险大大降低:一瓶令人无法分辨真伪的假洋酒(央视说已经“真”到无法从包装上判断,只能去化验酒的理化性质),成本竟然只有4元!
这些产自河北青光镇上千户农民家庭作坊的假酒,由农民向专业酒厂批发劣质散装酒灌入成千上万的小贩从全国各地收购来的旧酒瓶里。整个过程充分体现出工业生产的“专业分工、社会化大生产”。
小贩收购来的这些旧酒瓶,先由镇上专业的酒瓶清洗厂清洗,再贴上由专业印刷厂印的假包装甚至防伪标志,然后就在农民家里通过保温桶完成灌装并塞上专业工厂制作的酒瓶塞,最后批发给市场。
由于专业分工,酒瓶、瓶塞、包装盒甚至防伪标志的制作成本都很低,所以假酒的成本竟然才4元!因此假酒日产量仅青光镇上一个村就高达数万瓶,超过中国任何一个国营大酒厂的产量,可以说是个“超大规模”的假酒企业集团!而且执法部门至今还没有找的对付的办法。今天取缔了这户,明天又会冒出那户。你既无法查封酒厂,也无法查封印刷厂、瓶塞厂、洗瓶厂,因为除了农民家里的最后包装的工序是违法的外,其它各生产环节都不违法。而农民家里的生产工具仅仅是一只保温桶,更何况他们一家在里面生活,你没法封他们的门。
不难看出,如果这些造假工厂也像我们的国营工厂那样“大而全”的话(自己生产酒、瓶、塞、包装),早就无法生存了。这种商品经济体造就的“造假”过程,正是标准的专业分工社会合作大生产模式,它大大降低了造假成本和造假风险,改变了传统“造假”的封闭生产方式。也说明农民对工业上的“专业分工、社会化大生产”是完全能够适应的。
“专业分工”是对付“出工不出力”最有效的手段;社会化大生产是降低生产成本最有效的手段。我们的人民公社和国营农场,失败的原因就在这里。虽然土地规模都很大,但因为生产方式不规模,充其量只是“放大的小农经济”模式;美国的农场和上面农民的假酒作坊虽然表面上看是个体的,但因为生产方式上沿用了工业上“专业分工社会化大生产模式”,所以反倒是规模的。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农场和中国的假酒作坊碰不到我们的那种“出工不出力”甚至“出工出反力”的根本原因。
 
 
四、《集约化规模农业》的最大特点是能大幅度提高农民收入
农业要发展,就要规模化,可是这受到现有体制的束缚。所以,如何在小农经济体制下实现农业的规模化,是当前农业面对的首要课题。
《集约化规模农业》模式是《上海金廊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在传统的“订单农业”模式基础上发展出来的小农经济体制下规模农业的模式。它的特点是:
1、大幅度提高向农民收购粮食的价格。比如,这次公司在苏北与农民签定的订购合约中就规定水稻收购价在国家挂牌价格的基础上再上浮20%。由于农民目前的种植利润还达不到20%,仅此一项就能使农民的收入增加100%以上。这是“订单农业”所不可能做的。因为“订单农业”依赖“批零差价”而生存,它必须要靠“低价收购,高价出售”才能赚取利润。而《集约化农业》打的是“品质差价”牌,靠“普通品种和优质品种之间的差价”生存。因此不需要靠“低价收购,高价出售”来获取利润。
2、不改变“土地联产承包”的体制,农民的收入还是与自己承包地的产量挂钩。所以,从社会的角度去看,它是标准的“规模农业”,但在农民眼里,这与过去的个体种植没什么不同。正由于土地使用权的性质没有改变,农民的收入还是与自己地里的产量挂钩,所以这种模式既不会遭到农民的抵制,也不会降低生产效率。这是与人民公社、土地流转的最大区别。
3、能大幅度降低种植成本。由于这种模式的特征是农民统一按照企业的要求种植,由企业统一供应种子、肥料、农药后,农民的种植成本就能大幅度降低,企业和农民的关系也会更融洽。公司就容易在此基础上推广农业机械化,包括飞机喷洒,机械化收割,进一步降低种植成本。
4、能大幅度提高农作物产量。过去农民个体种地,同样的品种,不同的人种,产量相差很大。这是因为个体农民很难个个都掌握好种植要领。由于《集约化农业》的种植技术由公司的专家负责,农民只是统一接受专家的指挥,所以产量就有了保证。
 
 
五、《集约化规模农业》的资金平衡原理是向社会提供好产品
由于为了提高农民的收入而提高了向农民收购粮食的价格,如何平衡资金,如何通过市场手段来消化增加的费用是这种体制能不能成功的关键。
过去的“订单农业”、“农户加公司模式”,虽然也能形成一定的规模,但是最终无法推广的根本原因是它们不被农民接受。因为它们依赖“批零差价”生存,它们是靠“低价向农民收购,高价在市场销售”,靠之间的差价赢利。所以农民并不欢迎这种模式,《金廊模式》通过以下三种途径来解决“集约化规模农业”的资金平衡问题:
1、打“品质牌”。通过实行无公害、绿色种植的方法生产无公害、绿色大米来提高大米的销售价格,达到平衡资金的目的。
2、打“品种牌”。 现在上海市场对大米的口感要求越来越高,好的大米就能卖好的价格。所以我们要生产口感好的大米来平衡我们的资金。
3、打“品牌牌”。现在东北大米的品牌已经大不如前,因为个体农民为了降低种植成本只注重产量而忽视质量(口感好的大米往往产量低还容易招虫)。我们可以通过打造自己的“金廊”品牌,打造上海的大米品牌。来平衡我们的资金。一方面公司是国营企业,另一方面公司是上海的企业,这二方面都能使我们的大米更容易得到上海市民的信任。
坦率地说,上述三条出路只要有一条走得通,这种模式就能成功。
 
 
六、       《集约化规模农业》既不是“订单农业”也不是“公司加农户”模式
有人把《集约化农业》混同于“订单农业”、“农户加公司”模式。这是一种误解。
“订单农业”赚的是“批零差价”。也就是说,“订单农业”是靠市场零售价和稻谷收购价之间的差价生存的。因此它为了生存必须尽可能压低向农民收购稻谷的价格,所以农民不可能增收,也就不可能欢迎这种模式。就以茭白销售为例,农贸市场上的批发价是1毛的时候,菜市场上的零售价是1元以上。所以在粮食种植上(经济作物情况不同)基本没有“订单农业”模式,根本形不成规模。
而《集约化规模农业》是靠“品质差价”、“品种差价”、“品牌差价”生存的。也就是说,她是靠无公害种植和一般种植之间的差价、口感好的大米和一般大米之间的差价、无牌大米和名牌大米之间的差价生存的。而企业如果不提高给农民的收购价,农民就不会听企业的。所以这种模式必然伴随着农民增收,农民必然欢迎这种模式。上海廊下的实践已经验证了这点,农民纷纷要求加盟。虽然她提高了大米的价格,但是社会得到的是更优质的产品,是能得到市民认可的。
 另一方面,“集约化农业”的结果必然伴随着农产品的品质提高,必然促进农业科技进步,是农业发展的方向。最重要地是,她不改变现在的“联产承包”机制,所以受到农民欢迎。
返回】 【顶部】 【关闭
————————————返回首页 | 后台管理——————————

 Copyright @ 2006-2018 长江(中国)三农论坛组织委员会  版权所有
上海市莘北路398弄金城绿苑139号401室 电话: 021-64885686

沪ICP备08022710号 技术支持 :明珠网络